Habitat Hectares scoring method

Habitat Hectares scoring method  是澳大利亚两个主要的环境手法中的其中一个,主要在维多利亚州实施,实施单位为DSE  持续环境发展部门,他有很多优点。下个星期放出此评价手法的中文手稿。

环境共生住宅

今天和岩村老师一起参观了他十六年前设计的 【日本政府补贴廉租房】,这廉租房位于东京都世田谷区,曾经是一片木造的老式一户建,各项配到设施都不到位,所以区政府出资,并且让岩村老师的设计公司进行了建筑设计。

日本的廉租房,首先看名字就知道是租赁的形式,无法购买,但是租金真的是很便宜,一个月六万日元,条件是年收入在三百万日元以下,年收入高于三百万日元,想租赁也是可以的,但是就没有六万日元这么便宜的租金了,可能是十几万日元一个月。

来到【深泽】的住地,给我冲击的是,整个社区就像一所花园,这几年中国也搞建设,特别是农村,郊区,破旧房屋的改拆等,一座座高层安置房接二连三,拔地而起,可是这处廉租房不同,改建,新筑的房子最高的也就五层楼,分别有普通廉租房43户,专门正对高龄用户的住宅center,集会室,还有特殊租赁房屋(中等收入者),建筑物的通风都有细心考量,设计充分运用到 LANDSCAPE 景观设计。。。四处,屋顶,壁面 都充分选用了适当的植物,这些植物既美观,有可以抑制热岛效应。

见习中,心里是一直在与国内的房子做着比较,为什么我们都是高层建筑,为什么我们的建筑物周围绿化少的可怜。。。为什么我们的建筑根本不考虑残障人士,高龄人士的不便之处,进行优化设计,铺设特殊服务设备,为什么在建设社区的时候,很少听取当地居民的意见,建议,人与环境的共生建筑 这个概念在国内也较少耳闻,我们只是一味的拆,然后建,和岩村老师谈话的时候,他说:你们中国也赶紧搞这个环节共生建筑。本人非常渴望在国内看到如此优雅的建筑,可现实貌似不容许,岩村老师显然对高层建筑是不满意的。

在社区的林荫小道散步,心情豁然开朗,珍贵的高木群被保留下来,社区配有人工biotope,夜灯采用太阳能驱动,老式井口依然在使用,以前木结构的住宅,拆迁后留下的木头,用来围护花坛,垃圾进行堆肥化处理,总之是匠心独运,花了不少工夫。

Biodiversity Offsets?在中国

中国到底有没有Biodiversity Offsets?

武藏工业大学 石宏伟

Biodiversity Offsets的定义

论标题 “中国到底有没有Biodiversity-Offsets?”, 首先得知道 “ Biodiversity Offsets ” 的定义,所谓“ Biodiversity Offsets ”简单概括的说就是在人类活动中,被人类行为破坏的区域的生物多样性, 在其他区域重新构筑的这一行为。最早诞生于美国,在美国Biodiversity Offsets被称作为 “Mitigation Banking” , “Biodiversity Offsets”则是国际上的通用叫法,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命名方法,比如在日本被称作为 “生物多様性オフセット/生物多様性代償/代償ミティゲーション”,澳大利亚和美国一样为 “Mitigation Banking”。其含义是一样的。在中国笔者尚未找到有关 “ Biodiversity Offsets ” 确切的翻译文字,或许可以借鉴日本的叫法 ,暂定为 “生物多样性补偿”,要注意这里有别于 “中国生态(系)补偿”的概念,后者定义范围更广且没有“ Biodiversity Offsets ”的具体方法说明,两者没有直接的联系。“ Biodiversity Offsets ”详细的说,举下面这个通用例子,人类在开发环境资源的时候,应该遵守[回避] [最小化] [补偿] (田中,大田黑 2008)这三个原则(其实这三个原则不仅在“ Biodiversity Offsets ”中有体现,我国《森林法》第十八条也有类似的规定。),首先,假定在某区域进行商业或市政开发,进行环境评价,是否一定要在此地开发?还是尽可能的回避开发,如果开发是必须的,那么应当尽量把规模缩小,如果以上都无法满足,那么就是最后一步,进行Biodiversity Offsets,把此区域的生境,移植到其他的区域,可以是等量的移植,等量移植在美国称作 No Net Loss ,或是构筑比原来更为丰富的生境 Net Gain。 Biodiversity Offsets在美国是作为政策实施的,开发者必须遵守以上三个原则。

中国是否存在Biodiversity Offsets的事例

根据森林趋势(Forest Trends)旗下的分支机构The Business and Biodiversity Offsets Program (BBOP)的报告书《State of Biodiversity Markets-offset and compensation programs worldwide》(2010)中国是存在类似事例的,报告书中把全球生物多样性减缓补偿项目分为三类,分别是 “Compensation Funds(补偿基金)”, “One-Off Offsets”(一次性的生物多样性补偿), “Mitigation Banking” (不仅进行Offsets,而且还有信用交易,市场化模式操作)。中国的森林补偿基金被列为上述的第一类,属于政策驱动,具体见下表(1),我国森林生态补偿基金如果硬是要归类为“ Biodiversity Offsets ”的话,那也只能说是处在“ Biodiversity Offsets ”的初级阶段,与美国那套完善的生物多样性补偿制度比较,与其说是不足,不如说有质的区别,这也是BBOP把他定义为类似事例的原因。或许换一种角度去定义我国的森林生态补偿基金,比如 “Payment for ecosystem services”(PES,生态系功能付费),会更合适。

 

 

 

全球生物多样性减缓补偿项目
  Compensation Funds One-Off Offsets Mitigation Banking
实施方法 政策法律 政策法律/自发自愿 政策法律
 

政策事例l   中国森林补偿基金

l   巴西减缓产业冲击政策(开发商的Offsets基于环境评价法框架下的生物多样性补偿l   美国 aka 湿地生物多样性补偿

l   澳大利亚 新南威尔士生物银行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复杂程度对于市场基础设施的要求运用到大规模或者战略性保护依赖于项目设计会有欠缺非常适合生态效益依赖于项目的设计与执行力度依赖于项目的设计与执行力度依赖于项目的设计与执行力度实施项目主体政府开发商第三方,政府或者开发商透明度中等稍微欠缺比较透明

表(1)笔者翻译自《State of Biodiversity Markets-offset and compensation programs worldwide》

 

未完待续